天涯霜月

[记忆删除]
Welcome to the world of scp.....
SCP资深粉丝,喻黄厨
全职高手,盗墓笔记,各种原耽,bl,gl,bg。
杂食动物。

重度抑郁和社恐焦虑症,你好。

I miss you when the light go out.

想用这个来写东西。

萝卜汤也太难喝了,此生不想喝第二次。
(然而明天还要喝?)
没有温柔一点治咽炎的方子吗???

卧底一方 01

黑帮老大鱼x黑帮老大黄
强强了解一下,意外的脑洞
前期喻卧底黄的组织

文/明月
“如果你愿意说出是谁派你来的也许我可以考虑放过你,如果你不愿意说我就要考虑是打在肺还是打在心脏上这个问题。”黄少天把玩着手中的眼镜王蛇形手枪,蹲在瘫倒的特工面前。
特工A痛苦的咬住嘴里的塞子,终于明白了为什么组织成员最不希望落在TA手里评选时黄少天排第一,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折磨,太他妈变态了。
显然面前这位大佬没意识到自己荣登第一,还在不停balabala。
“所以你说不说呢。”终于,黄少天一把扯下小特工的口塞,把枪抵在人胸口上。
特工A:“杀了我吧!杀了我吧!”
黄少天:“……”
“真没意思,还没用过眼镜王……兄弟帮个忙?”黄少天半起身,送人一个微笑。“黄泉路上玩得开心,永别了。”
砰―

徐景熙抱着文件夹敲了敲玻璃门,推门进去:“黄少,进了一批新人在东部,你不去看看吗。”
黄少天坐在红木桌前的老板椅上翘着二郎腿,拿卫生纸低头擦T恤沾到的血,半晌才抬头看人:“啊,什么?”
“从三十二区进了批人……又是哪位小特工丧命了。”徐景熙把文件夹摊在人面前,指了指页面上的人:“喏,你要不去看看的话,就多注意注意这个人。”
黄少天这才正儿八经的坐起来,皱眉看着手边的档案。
“郑轩?这人名字是不是有点耳熟。”
“职业杀手,谁雇给谁干活,上个月我们雇佣了一次,有可靠情报说混进来一个uer,我怀疑他但是他能力出众,就揽进来观察着。”
“那暂时让他在C层呆着,给他多出点和Utopia有关的任务,测测虚实,你多盯着点。”
徐景熙收起文件夹点点头,转身要走。
“等下,我也去看看新人。”

东部。
黄少天和徐景熙匆匆穿过走廊,尽头人群攒动,正是刚入的新人,徐景熙刚要冲到前头,被黄少天一把拉住。
“……加入TD后你们需要做好一切必要的心理准备,你笑什么,我不是闹着玩的……”
“……禁止任何人半夜瞎晃悠,晚上有宵禁,十一点之后不得出房间……”
张佳乐头疼的看着演讲台下面这一堆新人,讲了半个小时他们就在这说说笑笑个不停,心里一万句国骂无处发泄,正准备等他们笑停了再讲,突然发现一黄毛在人群中格外显眼,张佳乐同志噔拿着TD的条例列表噔噔噔跑下台,把那厚厚一沓纸直接砸黄少天脑门上,气急败坏:“我辛辛苦苦的在这讲你那些龟毛条例你他妈就在这偷懒,你讲吧!”
黄少天捂着脑门,一脸委屈的目送张佳乐骂骂咧咧着远去:“……”
徐景熙:“……该,让你皮,我都说了你直接上去比较好。”
“滚滚滚滚滚滚滚滚滚。”黄少天暴躁的拿着条例走上台,把条例往台上一丢,新人们瞬间安静了。“嗯,我看看大花讲到哪了,日,怎么还剩下这么多,算了算了算了,不管了。那,欢迎来到 The Dreamer,我是你们的头儿黄少天,蛋黄的黄,少爷的少,蓝天的天,记好了,出去被人逮着报上我的名字指不定还能保一命。”
台下喻文州轻笑一声,郑轩听到身边人动静偏过头去:“咋了老大。”
“别叫我老大。”喻文州也偏头看看人。
“这两位同学嘀咕什么呢?就你俩,说什么呢。”黄少天正扯的起劲儿,喻文州动作幅度有些大引起了他的注意,指了指郑轩和喻文州。“来,叫什么?”
“喻文州。”
“郑轩。”
两人像小学生被老师上课点名起来回答问题一样乖巧作答。
黄少天目光略过郑轩停留在喻文州身上,笑笑:“这个人,叫什么,鱼丸周?徐景熙,安我隔壁办公室。”
郑轩:“……”
徐景熙:“……”
喻文州:“我叫喻文州,多多关照了。”
TBC.




喻文州:没想到这么快就近了媳妇的身,有点高兴。
上一版出问题了,重发了。

当时退魔道圈就是因为再读的时候觉得文笔没那么好了,大多是当时附加光环才会觉得很好看,细看有很多瑕疵,霹雳布袋戏我也去看了,看完后真的是特别失望。
在魔道动画没开播之前才有人开始扒叭,当时看了还是蛮震撼的。
怎么说呢,现在的心情就有点像是吃饭一不小心吃进去只虫子,后来把饭都吐了出来,原本有点可惜,但过了一段时间后有人和你说饭里有虫。
无论年龄有多小,是正面还是负面的粉丝,都不应该人肉他人,中国法律惩治力度不够大是实事,但从道德上讲这种事情只会毁了自己毁了别人,两败俱伤的下场。
希望犯事的魔道粉公开道歉,网警给出一个交代,但针对于要魔道粉道歉这个事……一些理智粉丝估计死都不会道歉,毕竟的确不是他们做的,这部分人应该为了喷过霹雳粉道歉但不应该为人肉霹雳粉道歉,确实不是他做的,我们也不能强人所难,应该让人肉他人的魔道粉道歉。
也希望霹雳粉别去魔道祖师tag下讲理啊那就是KY了,在专门tag下讲理就好,毕竟看过霹雳的一般年龄都不小,自然是比幼龄粉多的魔道粉要理智肯定懂这个道理。
mx还是道歉吧,确实是霹雳占理,也的确是mx抄袭在先,抵制抄袭,还原耽一片安宁。

话说我一个退圈的刚刚还被提溜着骂了一顿我也是无语了,霹雳的一些粉也理智些,别误伤了人好叭,魔道粉更理智些好叭,我不表态也要骂?妈耶退圈近一年还要我怎么样。

瞎几把乱写,看看就行,伪装学渣很秀,很好看,就是没肉,只好自己动手,丰衣足食。

近期写原耽,lof顾不上,大概十月份就写完了。
暂定名字《戏梦》,民国时期。
先略提一下,写完我在吹一波

【喻黄r18车】吃醋鱼x蒙蔽黄

【喻黄r18车】吃醋鱼x蒙蔽黄
文/明月
『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不要随便抢红包』
“出来了出来了,牌子亮起来!!!”
“1-2-3,叶神叶神看我!!!”
“张副!张副!!我也是强迫症患者超喜欢你和韩队!!!”
“喻黄!喻黄!天下第一!!!啊啊啊啊黄少看我了我要昏古起了!!”
“鱼队爱您!!!!!”
“小事情请您嫁我!!”
“云秀小姐姐您和沐橙小姐姐的本子什么时候三刷啊求您两位了!!!”
“虚空双鬼天下第一!!!轩哥看我!吴副一定超想您!!!”
“二翔又帅了昏古起!!!!”
……
喻文州笑着朝粉丝们招手,嘱咐着粉丝们小心点,叶修叼着烟招了招手意思意思也就过去了。
黄少天跟在喻文州后面絮叨着,大概在念叨国外菜没有国内的好次,国外月亮也没国内圆这些个无聊的问题。喻文州很耐心的听着,偶尔附和两句。
喻文州不由得想,什么时候习惯了这样呢,大概是从青训营开始就习惯了,他说自己听,做一个被喜欢的人倾诉的人何尝不是一件好事,早确认心意的两人,一直都是这种模式度过的。
大概没有什么会让自己动摇的吧,喻文州轻笑着想。
……动摇了。
“黄少我爱你!!”
“黄少娶我啊啊啊!!!”
喻文州和善的笑着看喊的超大声的姑娘们,黄少天打着哈哈:“哈哈等美女小姐姐们长大了本少就娶你们啊。”
喻文州:???感觉自己被绿了。
叶修拖着行李箱从一旁走过,装模作样的挥开空气:“这谁啊,这么大醋味,熏人劲儿的。”
这还不是最精彩的。
由于他们走的普通通道,从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挤过,难免有人趁机吃豆腐。
黄少天就很惨了,脖子上被一个灵活的女粉丝印了一个大大的口红印。
傻乎乎如他,居然没发现,傻不拉几的和在愤怒的边缘线还笑呵呵的鱼队聊天(……)
众人难得默契的想,还是不点破了,看戏好了。
由于需要整理资料,众人下了飞机暂时住宿在B市,刚坐上车喻文州就在黄少天耳边说:“少天,一会儿去我房间,有点事情想和你说。”
“什么事啊不能在这说吗??”
“一些比较私人的事啊。”
“那…那好吧。”
黄少天看着自家队长的微笑害怕的缩了缩,脑瓜里飞速旋转思考今天做错了什么。
当然,没有答案。黄少天选择挠挠头,倚在队长身上补觉。
喻文州把自己脱下的队服盖在黄少天身上,朝刚上车的司机师傅说:“开车吧,师父。”
车开了。
完。

【喻黄/无虐】相恋一百天 3

[元旦贺文]喻黄的场合(相恋一百天)
文/明月
【就当是在过年吧……】
【前文请自己在主页找啦……】
“队长队长队长队长队长队长队长这里这里贴个福字吧!”
黄少天指着电脑的显示屏说。
喻文州提着自制的浆糊抓着福字心情有些复杂但还是微笑着说:“少天,那里就算了吧,会留下痕迹的。”
“……也是,那就贴小黄上吧,猫又不会留下痕迹。”
小黄:(°w°`)喵???
 
“What are you doing?”隔壁的赛尔先生匆匆忙忙的从家出来准备去上班,看着邻居们再给栅栏刷新漆,匆匆忙忙的停下问了一句。
黄少天抢在喻文州前面回答到:“Today is chinese new year.New Yerar, New Image”
“Oh,I'm sorry,Please forgive my ignorance.Happy New year,Huang and yu.”
“Thank you saner,Happy new year.”
喻文州说完之后就和黄少天看着朝他们拜拜的赛尔先生又飞奔而去。
“少天,英语越来越好了,^_^谚语都会用了。”喻文州摸了摸黄少天的头,看着面前人脸上飞起的红霞,笑了起来。
“(〃 〃)都…都是队长教得好……”
一边说着,上漆的手却不由得抖了抖。
哎呀,这根栅栏上的白漆好像歪了一点呢^_^。

听说华国南方过年偏爱汤圆年糕,北方多为饺子。
喻文州和黄少天两个人都是地地道道的南方人,秦岭淮河线以南居住的。
两个人在英国过年,不免想起家乡年糕汤圆香,直到昨天收到蓝雨寄过来的快递。
包裹里满满都是南方过年年夜饭里必不可缺的香料食材,还附赠了黄少天最喜欢的辣酱和喻文州最喜欢的白斩鸡。
这个福利包里必然也有汤圆年糕。
黄少天抓着那条年糕鱼上蹦下跳,颇有几丝夜雨声烦当年在赛场上挥舞冰雨剑定天下的风范。
喻文州不禁回忆起十六岁那年,在训练营里,好像也是只有他们两个人,一起吃了一顿年夜饭,分了一条年糕鱼。
那天很暖和,黄少天稍微喝了点果啤,脸变的红扑扑的,大声谈论着他的理想志气所在。
啊,那个时候少天还是叫我吊车尾的呢。
看着黄少天自己一个人玩的起劲的模样,和当年微醉的黄少天模样微微重合。
喻文州摇了摇头,又继续清理着手底下的鱼。

欧式古典石桌上摆满了中式佳肴,此时毫无违和感。
大块酱红的东坡肉,肥嫩鲜美的红烧鱼,清爽解腻的拍黄瓜,酸甜可口的糖醋小排,活灵活现的年糕鱼,震惊中外(?)的白斩鸡,两人魂牵梦绕的芝麻汤圆,土豆丝,炒油菜……林林总总十几个菜,让人不知道从哪道菜开始下嘴。
最后只能先碰碰可乐,一饮而尽,以可乐代酒了。
小喻小黄共分着一个大罐头,碰碰猫头,也开始享用年夜饭。

黄少天又打开一罐果汁,开口又是滔滔不绝的长篇大论,听了十几年的喻文州已经很快能从中精简出主要内容,大概就是对明年的期待,以及要回去看看那群没下限的好友怎么样了。
有时候喻文州觉得,过着现在这样的日子,挺不现实的。
和少天在一起了十几年啊。
“……是不是啊队长,啊队长你怎么不吃了……”
“少天”,喻文州突然打断了黄少天,将人揽进怀里。
下一刻黄少天嘴唇上传来温润触感,使他微微愣了一下,随即揽住喻文州的脖子,深陷
这个吻。
桌子上的饭菜热气腾腾的,屋里云雾缭绕。
新的一年,也要在一起呀^_^。
[新的一年,我们也要在一起啊@我家的小可爱]
END
(元旦快乐)
哔了狗,元旦这几天做手术,一醒来就是第二年了……